青姨聽完,發出熟悉的爽朗的笑聲

2017-02-15 14:01
伴侶
  青姨聽完,發出熟悉的爽朗的笑聲。
 
  從此一段時間,青姨瞅著我放學回家的時候,就往我家裏跑,詢問一些她遇到的問題,每次問題解決了的時候,眼底眉梢緊
 
鎖的眉頭便舒展開來,吟吟淺笑,眼神裏滿是對未來生活的期盼。
 
  青姨每周末都會到我家裏找我,堅持了兩個多月,可是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來,我以為是她擔心會影響我高考複習。
 
  有一次,在樓底下遇到她,我老遠跟她打招呼:
 
  青姨,你最近怎麼沒有去我家呀?我放假了,剛月考完,今天在家裏不忙,你有空就過來哈。
 
  “乖,”青姨湊過來,拉下聲音跟我說,“我以後不去找你了,你叔不同意我參加考試,說,這麼大年紀了,還去出這風頭
 
,要考不上,丟人現眼的。這段時間,沒少跟他鬧架,他就一根筋,根本聽不進去,唉!”
 
  見她難過的表情,我沒有再多問。
 
  在我的記憶中,我幾乎沒有聽到過我這位爽朗的阿姨有過唉聲歎氣,我到現在都記得她當時話語裏隱藏的失落和眼底裏流露
 
出的對生活的不甘。
 
  後來我上了大學,便很少有了她的消息,有一次聽我媽說,青姨和幾個朋友從南方批發一些小飾品到學校附近去賣,由於飾
 
品的款式非常新穎,再加上青姨為人健談和風趣,貨賣得非常好,還跟很多學生形成了固定的客戶關係。
 
  青姨有著比較好的經商性藥,催情藥頭腦,她準備在幾所學生聚集的學校區域,盤下一個店麵,做大自己的生意,甚至都選好了位置,起
 
好了店名,可是,就在萬事俱備,隻欠東風的時候,卻後院起火。
 
  青姨的老公非常反對她開店,理由是,女人家不要在外麵拋頭露麵,而且認為青姨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,甚至還把鄉下的
 
親戚都搬來給青姨做思想工作,勸她放棄做生意這種不合時宜,不符合身份的想法。
 
  我上完大學後,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家。可是我幾乎每次回家,我都會看到青姨在樓底下同一堆閑賦在家的中年婦女們打麻
 
將,寬鬆的居家服罩不住發福的身材,隨意挽起的頭發在摸牌胡牌的動作中隨意散落。
 
  她見了我,還是會熱情地打招呼,“乖,回來看你媽啦!”
 
  聲音還是如十幾年前那麼爽朗,隻是,我還是會時常想念起她來問我題時,滿心希望的樣子。
 
  聽我媽說,青姨這些年都在家裏做家庭主婦,買個菜做個飯,www.hk260.com剩餘的時間就在樓底下打個閑麻將,蹉跎自己的日子,老公依
 
然是這裏那裏打打零工。
 
  日子過得挺拮據,兒子到了快結婚的年紀了,至今沒有對象。
 
  青姨有時候也會跟我媽抱怨,訴說自己的不得誌,訴說自己在婚姻中的一望到頭,可是,抱怨完後,依然會坐上麻將桌,在
 
麻將的碰撞聲中蹉跎著自己的歲月。
    
    性藥, 催情藥, 催情水, 壯陽藥, 春藥, 持久液, 陰莖增大藥, 性藥排行榜, 性藥, 催情藥, 壯陽藥, 催情水, 性藥, 迷藥, 催情水, Powered by hk260.com